阅读新闻

IPO疑点重重!热像科技实控人曾任职竞争方、大客户还有关联

发布日期:2022-01-14 04:4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后,上海热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热像科技”)迅速研发和生产了用于防疫的体温筛查产品,这让公司2020年业绩出现大增。在此背景下,热像科技2021年递交了IPO申报稿,欲深市主板募资4.04亿元,并在近期拿到反馈意见。不过,谋求IPO背后,热像科技也有诸多疑点,其中公司实控人赵纪民曾在竞争对手方美国福禄克任职一事就引发了监管层重点关注。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2018-2020年报告期内,热像科技前五大客户变动也较大,并且2020年新增大客户NTE Technology, LLC(以下简称“NTE”)、上海坚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坚领电子”)均曾是公司关联方。

  证监会官网显示,热像科技近期拿到了IPO反馈意见。据了解,热像科技主营业务是红外热像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产品主要应用于工业测温、教育科研、消防与安防监控、石油化工及医疗检测等诸多民用领域,2018年、2019年,公司营收、净利规模均较低,对应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6065.6万元、7665.11万元,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909.57万元、1969.2万元。

  不过,2020年全球范围内暴发了新冠疫情,热像科技迅速研发和生产了用于防疫的体温筛查产品,2020年体温筛查产品实现收入8980.34万元,这使得公司当年业绩出现大幅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热像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21亿元、8186.93万元。

  申报文件显示,热像科技成立于2011年1月,由赵纪民、黄海滨、宁德胜三人共同出资设立,之后当年11月黄海滨、宁德胜将持有的热像科技股权转让给赵纪民、许毅,2014年7月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

  截至招股书披露,热像科技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赵纪民,持有公司3693.95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48.92%。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1年设立热像科技之前,实控人赵纪民曾有过一段在美国福禄克的任职经历,而美国福禄克被热像科技列为主要竞争对手,这也意味着创始人赵纪民从老东家离职后不久,创立了同行业公司。

  履历显示,赵纪民1982年出生,复旦大学本科学历,2003年10月-2004年7月就职于台湾佳虹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担任销售工程师;2004年7月-2008年6月,就职于美国福禄克公司,任销售主管。

  据了解,美国福禄克成立于1948年,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州,为福迪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福禄克产品主要包括工业电子测量、电气和温度测试、过程校准和检测工具等。

  此外,热像科技还存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在投资、任职公司前,就职于同行业公司的情况。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老东家离职后创立同行业公司,该情况是否违反与其原单位之间的协议、是否存在潜在纠纷是审核的重点。

  具体来看,2018年,热像科技前五大客户分别是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北京神州技测科技有限公司、惠州戴维森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和信共创科技有限公司、山东普纳德测控技术有限公司,对其销售收入分别约为2547.92万元、249.15万元、241.26万元、181.78万元、181.4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2.01%、4.11%、3.98%、3%、2.99%。

  到了2019年,热像科技第一、第二大客户仍为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北京神州技测科技有限公司,不过第三至第五大客户却全部生变,依次变更为上海垂智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苏州科努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朗驰欣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在最新报告期中,即2020年,第一大客户的位置被“新人”NTE取代,国家电网有限公司退居第二大客户,第三至第五大客户依次为北京神州技测科技有限公司、坚领电子、Begatek Technology Co.,Ltd.,其中第四、第五大客户均为陌生面孔。起床号12月1日

  数据显示,2018-2020年,热像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约为3401.58万元、3028.08万元、9868.2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6.08%、39.5%、44.63%。

  对于公司客户变动大的情况,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要求热像科技说明变动的原因与合理性等问题。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主要大客户频频变动、不稳定的情况,容易让市场质疑公司业绩的稳定性。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热像科技方面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在热像科技2020年新增的三大客户中,NTE、坚领电子两大客户均曾是公司关联方。

  2020年,热像科技对NTE的销售收入约为4510.9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0.4%。而值得一提的是,NTE为尹伟奇于2019年1月新设立的经销商,而尹伟奇是热像科技美国二级子公司ZXF原经理,之后ZXF于2020年1月注销。

  上述情况遭到了证监会重点追问,要求热像科技说明尹伟奇的从业经历、入职时间,尹伟奇是否具有相关的行业经验,其对NTE出资的资金来源,是否实质为代持。

  另外,据热像科技2016-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公司均将作为子公司高管的尹伟奇认定为关联方。不过,在此次IPO申报文件中,热像科技却并未将尹伟奇、NTE认定为关联方。证监会也要求热像科技说明公司与NTE之间的交易未认定为关联交易原因、合理性及谨慎性;NTE的股权结构,经营范围、实际经营业务,报告期与公司的经营往来情况。

  IPO申报文件披露,坚领电子曾为热像科技二级子公司,2019年7月,公司全资公司小安智能转让了持有的坚领电子80%股权,公司不再将坚领电子纳入合并范围。2019年7-12月、2020年,热像科技向坚领电子销售金额分别为248.99万元和836.11万元。

  证监会要求热像科技说明坚领电子股权转让的原因及真实性、受让方股权支付价款资金来源,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或其他利益安排;转让前后坚领电子与公司之间的交易定价是否发生变化,公司向坚领电子销售产品与公司向其他客户销售同类产品的定价差异情况。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奥